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四十五章 等到
    听到他如此说,人群之中有人回应,“我张家虽非富裕,却也自愿送仙家三两纹银。”

    被他这样提醒,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我家愿出五两。”

    “我家出十两。”

    看着众人竞相出价,徐药仙压了压手,“大家不必如此,我不过买些小物件,不需多少银两,卖些种子尽够了。”

    又取出大大小小的袋子拿在手上,说道,“我这些种子虽是仙家种子,于我来说却可有可无。一两银子一袋,欲购从速。”

    说完找了个空地落了下来,众人蜂拥而上,不过片刻,徐药仙刚刚拿出的种子已经售空。

    买到的人家珍之重重,没买到的只能唏嘘长叹。

    徐药仙朝着众人行了个道礼,“种子既已售完,各位就此别过。”

    说完便转身离开,众人在身后依依不舍,紧紧跟随,却发现那老道的身影渐渐虚幻,竟然分裂出无数个身影朝各个方向走去。

    傻眼的众人呆立在原地,不知该跟着哪个,只好作罢。

    徐药仙本以为回去之后还要查找一番,才能找到那个私上凌材峰的兔崽子,可惜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兔崽子竟然连躲都不躲,正大光明的在自己的药庐里睡觉!

    萧麒自从中毒之后就陷入昏迷,醒来之后因为身体原因即便是入睡也不安稳。每每沉睡之时,伴随而来的就是深入骨髓的灼热,那热气就仿佛附着在血肉之上,烫的他恨不得剜骨割肉,却毫无办法。

    食用过夭夭给他找的药草之后,疼痛之症虽有缓解,却也只是比之前稍缓而已,那灼热依旧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若不是萧麒自幼毅力惊人,只怕光这灼热之苦便能害得他丢了性命。

    如今靠在这药鼎之上,身体内的灼热之症却好似是消失一般,萧麒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这次的梦中没有血肉之中的灼热,也没有恨不得割肉剜骨的疼痛,萧麒睡得很是香甜。

    可惜的是美梦并不长久,萧麒只觉得身下突然出现了一个无底深渊,而自己则是义无反顾的扑了下去。

    蓦然惊醒,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从药鼎上摔了下来,萧麒松了口气,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你竟敢擅闯凌材峰?”

    萧麒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徐药仙气急败坏的站在那里,满脸愤怒,伸手指着自己。

    萧麒皱了皱眉,“擅闯?”

    看着徐药仙一副等待自己解释的样子,萧麒继续说道,“你这里连个守门的都没有,我怎么就擅闯了?”

    听罢萧麒的话,徐药仙更加气愤,若不是不想在小辈面前显得太过计较,他怕是恨不得直接对萧麒动手。

    不过此时,他虽然没有动手,却也还是怒声斥骂,“整个逍遥门,谁不知我这凌材峰不得我的允许,是不许擅入的。我还需要找看门的?”

    萧麒理直气壮的回道,“我不知道。”

    徐药仙气得手都抖了起来,“你,你是哪个山头的?你师傅又是哪个?”

    萧麒低下头,懒洋洋的靠在药鼎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徐药仙,“你管我师傅是哪个?我就在这里,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萧麒的无赖样子让徐药仙气怒不已,手指抖动的越发厉害却说不出一句话,一时之间竟是毫无办法。

    若不是顾念着面前的这人是宗门内的小辈,自己何至于去找他的师傅来?结果倒好,这小辈一点儿都不领情不说,竟然还是个厚脸皮的家伙儿!

    尽管气愤,徐药仙也没有自降身价对一个小辈动手,收回自己颤抖的双手,狠狠瞪了光明正大耍无赖的萧麒一眼,直接甩袖离去。

    萧麒本还打着碰瓷的主意,在徐药仙打了自己之后向他索要些种子,那他肯定扔给自己一些在他看来毫无作用的灵种,这样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灵种。

    结果徐药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虽然他这样不对小辈出手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最起码对于晚辈来说,他的长辈角色扮演的极好,在自己如此惹怒他的情况下都没有对自己出手。

    但是这于自己的计划来说并不算好事,一时之间,萧麒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了。

    看见徐药仙离开,萧麒赶忙起身跟上。

    “前辈前辈”

    徐药仙瞥了身后的萧麒一眼,便不再理会,却也没有彻底甩开他,任凭萧麒在自己的身后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不时传来他累到不行的喘气声。

    累到极致的萧麒只能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力跟着徐药仙,初始时的喊声早已消失,看着前方速度丝毫不减的人,萧麒问道,“前辈您到底去哪里?”

    徐药仙头也不回,“我去哪里,关你何事?”

    萧麒喘着气停下脚步,“前辈,我就是来找你买些灵药,真的不是有意闯入您的凌材峰的。”

    徐药仙回身看向萧麒,一脸讶异说道,“你是来找我买药的?那你怎么不早说?”

    萧麒:“”

    纯良长辈什么的肯定是错觉,自己一路上喊了多久,偏偏都被这人当成没有听见!

    暗自吐槽着的萧麒经过一次教训之后已经懂得保持面上恭谨的必要性,并不理会徐药仙的询问,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晚辈来买些灵药,不知前辈这里都有什么药材?”

    徐药仙一拍脑袋,装模作样的说着,“哎呀,你看我这脑袋,出门竟然忘记带储物袋了。”

    说完又故作姿态的咳了两声,“果然是老了,老了啊!”

    萧麒:“”

    刚才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人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一定是眼睛瞎了!他腰间挂着的难道不是储物袋?睁眼说瞎话的小人!

    萧麒按捺住自己的怒气,挤出一个勉强算是微笑的表情,“前辈这是要去哪里?您若是事忙的话,晚辈下次再来拜访。”

    徐药仙摆摆手,“没事,我一个人糟老头子能有什么大事,不过是随便逛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