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四十二章 掐断萌芽
    “灵种,是很好的东西?”

    夭夭回了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给萧麒,这才说道,“灵种当然是好东西,不过对你没用就是。”

    将手中的袋子放到张二的枕边,夭夭说道,“这个呢,既然你也用不到,就先借给小饕餮吧。”

    “好。”

    萧麒站在夭夭的旁边看着她一脸垂涎地望着灵种,不舍得放开视线。好笑道,“你若是不舍得,就先拿着这袋种子。我改日去找找徐药仙,再被他坑一次就好了。”

    夭夭弯身回望着他,双目中含着璀璨的笑意,“扮白痴?你现在是不是已经熟能生巧了?”

    “多谢夸奖。”萧麒讨巧的说道。

    两人一个月未见,萧麒发现不只自己有了变化,夭夭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总是冷着一张脸。

    现在的她,更有生气,有了喜怒哀乐,不再像以前一样不似凡人,身上多了一些烟火气。对于这样的变化,萧麒喜闻乐见。

    想到这次交流大会遇到的事情,萧麒说道,“我知道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相信你会感兴趣的。”

    “哦?什么事?”

    “不给我一些奖励吗?”

    夭夭疑惑地看向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奖励。

    迎视着夭夭的目光,萧麒勾起嘴角,双臂向前张开,一副等着她投怀送抱的样子。

    夭夭:,虽然自己是很想念他的怀抱,但是看着萧麒这样等着拥自己入怀还是羞红了脸,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

    眼前的人早已不复之前冰冷的模样,原本只有三分娇艳的粉红色面颊如今变成了七分。她只是站在那里,就让萧麒心动不已。

    看着夭夭久久不动,萧麒保持着展开双臂的动作,一步步地朝夭夭走去。将人抱到怀里,萧麒满意地笑了。

    “夭夭既然不肯屈尊,那我就只能过来自荐了,可还满意?”

    埋在萧麒怀中的面颊越来越红,夭夭似乎都能看到自己枝头的花苞已经在急速开放。就连自己的压制都已经没有了作用。

    推开萧麒,夭夭一脸的慌张,立刻盘腿开始修炼起来。

    被推开的萧麒倒在地上一脸莫名,“夭夭,你怎么了?”

    正在努力压制花开的夭夭已经没有精力来回答萧麒的问话,得不到答案的萧麒担心地看着夭夭原本娇艳欲滴的面容渐渐苍白,所幸气息还算平稳。

    繁茂的桃树枝上桃花一朵接一朵的绽放,夭夭即便用尽全力也阻止不了,夭夭的身影在一树繁茂的桃花前,显得愈发的淡薄无力。

    识海之内传来一道浩渺的声音,语气飘忽却不乏殷殷之意,“生于冷绝之地,必要绝情绝爱。天道之始,缘于博爱。而汝之始,缘于断爱。切记,切记!”

    夭夭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桃树,一字一句地咬牙说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断爱之路乃求生之道,望自珍重!”

    “可笑!”夭夭冷冷的反驳,可是那道声音再没有响起。

    有些失神地盯着一树繁花开满枝头的本体,夭夭不禁有些疑惑,如果我的修炼之路注定是一条绝情断爱之路的话,那最近的异常是在向自己示警吗?是在告诉自己不可动心吗?

    夭夭抚着胸口,嘴里喃喃地说着,“我还没有动心,我怎么会对一个凡人动心”

    眼前突然出现刚才萧麒伸着双臂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场景,他在自己的耳边说着,“夭夭既然不肯屈尊,那我就只能过来自荐了,可还满意?”

    夭夭手下的心脏剧烈跳动着,那“砰砰”的心跳声仿佛在嘲笑着她的话语。

    夭夭如同旁观者一般看着萧麒在抱住自己之后满足的微笑,也看到自己在萧麒的怀里那满是情谊、布满欢喜的双眸。

    仿佛心脏遭到了重击,眼前场景渐渐虚无,夭夭看着那一树烂漫的本体,有些哀伤的说道,“你是在警告我吗?逼着我认清自己的内心,逼着我不能继续装傻”

    夭夭痛恨的看着静止的桃树,“就算你给了我身体又怎样?我是人!活生生的人!我不是你,一个无情无爱的妖怪!”

    浩渺的声音再度响起,不容置喙的语气,“现在,你就是我!”

    “哈哈”夭夭疯狂的笑着,她的眼神渐渐癫狂,又含着说不尽的悲伤,冲到桃树前疯狂的踢打着面前的枝干,嘴中狠狠地喊道,“我不是你!我不是你!我不是”

    桃树伸出一条枝干,用顶上茂密的桃花一下下轻抚着夭夭的后背,原本浩渺中透着冰冷的声音渐渐温和,“我知道你不想,可是你忍心让你这数万年的努力最终功亏一篑吗?”

    “你威胁我?”

    夭夭的眼神渐冷,过了许久才平复自己的情绪,“终究是我太蠢,这么多年过去,竟然忘记了初衷,竟然忘记了你是怎样的无情!”

    夭夭转身离开,背影决绝,识海内原本一树繁茂的桃花渐渐枯萎,花瓣在空中飘舞着迟迟不肯落地,似乎在缅怀着那短暂的绽放。

    直到夭夭的身影消失在识海,桃树透着无力的声音再度响彻在空荡的识海内,“不是威胁。”

    夭夭醒来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萧麒放大的面孔,压下心底的刺痛,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你在干什么?”

    “夭夭,你终于醒了。”萧麒担心夭夭的情况,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直接上前想要将她抱进怀里,却在即将成功的最后一刹那间停住了动作,赶忙退后一步问道,“你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夭夭起身离开,却被萧麒抓住了衣袖,“夭夭,你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之前修炼的时候出了些岔子,有些累,我想先回去休息。”

    萧麒固执的说道,“就在这里休息,我看着你。”

    夭夭回望着他,萧麒放软了语气,“张二虽然看着没什么事,但是我也不懂,万一出了事,还是需要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