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八章 适者生存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朝萧麒手上夺去,“你要不要?不要给我,我还不卖了呢。”

    萧麒连忙将袋子收在怀中,掏出一颗中品灵石递过去,徐药仙骂骂咧咧地接过,将摊子上的东西收起来,转身就走。

    萧麒在他的身后喊着,“徐前辈,你不卖东西了?”

    徐药仙头也不回,语气十分气愤,“白送东西心情不好,不卖了。”

    天色已晚,萧麒没有继续逛,揣着包种子回了小院。

    到了门口却发现李壮和张二在门前的小溪边候着,张二躺在石头上呼呼大睡,李壮神情焦急的坐着,不时望向小院。

    看到萧麒回来,李壮站起身朝他挥着手喊道,“萧大哥!”

    萧麒朝他走过去,李壮已经将睡眼惺忪的张二拽了起来,艰难地走向萧麒,慌忙说着,“萧大哥,快!我们快去你家!”

    看着他一脸急切的样子,萧麒没有多问,帮他扶着张二到床上躺下,这才开口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萧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次交流大会生死不论的事?”

    “知道,我上擂台之前师兄有告诉过我,怎么了?”

    李壮一脸胆寒的说着,“萧大哥你不害怕吗?”

    萧麒好笑地看着他,“怕什么?你看我这不是平安无事地下来了?而且比赛本就残酷,有些死伤是常事。”

    “可是就算擂台赛比完,也还有二十天的时间,我师兄说,之后的这些日子才是最难熬的。”

    “什么意思?”

    李壮惊讶地看着他,“你不知道?”

    萧麒定定地望着李壮,眸底如同望不尽的深渊,“知道什么?”

    李壮叹了口气,从头开始解释,“交流大会其实就是逍遥门内一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游戏,只不过这场游戏没有规则、没有底线,所有一切随心所欲。”

    李壮回想着师兄的话,继续说道,“简单来说,交流大会就是一场没有人性束缚,只有欲望的游戏,想抢就抢,想杀就杀,只要你的能力足够,只要你还活着,就算是宗门内的东西被抢都没有人管,到时候谁抢到就归谁所有,所以每次交流大会也有很多人组织着去抢真人们的宝贝。”

    萧麒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壮则是一脸的后怕,“这些都是我师兄对我说的原话,说是怕我死的太早给他们丢人,给我提个醒。”

    萧麒安慰道,“你师兄还是很好的,你看我师兄,连个提醒都没有,完全就是任我自生自灭。”

    李壮很是认同的点点头,“萧大哥,你的师兄为什么不告诉你这些?”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怕我活得太久吧。”

    萧麒说到最后,声音低不可闻,李壮根本没有听清楚萧麒说了什么,正待细问,就见萧麒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张二,说道,“那他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拖着他过来?”

    “我听师兄说完就越来越害怕,想过来找你,可是又担心张岩他们。一路躲躲闪闪的避着人找他们,结果修柏和张岩不肯过来,他们说”

    李壮顿了顿,“他们说,命是自己挣的,路能走多远也是要自己走出来的,不能一直靠着萧大哥。”

    他抬眼看了看萧麒,并没有看到不耐烦,这才接着说,“我后来又去找了张二,他还在睡觉。我就把他叫醒和他说了一下,他就跟着我过来了。结果到这里之后,就又睡了。萧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萧麒走到床边查看张二的情况,口中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修柏和张岩他们都想着自己独立,就我还靠着萧大哥”

    “没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过来。”

    知道萧麒是在说张二,可是张二的情况和自己明显不一样,“可是张二他只是来这里找个可以安稳睡觉的地方。”

    萧麒挑眉,“你怎么知道他是来这里睡觉的?”

    李壮嘟着嘴沮丧地说着,“他自己说的啊,他和我一起来这里之前还抱怨,说是连睡个觉都不能安生!”

    少年受到惊吓之后的心理敏感又脆弱,萧麒虽然有心教导,可也明白现在并不是个好时机,劝解道,“可是你在来我这里之前不还去找过修柏他们吗?可见你并不胆小,与之相反,你还很善良。否则也不会去告诉修柏他们,不是吗?”

    李壮重重的点头,被安慰后的心灵瞬间愈合,只是还担忧着自己之后二十天的日子,“萧大哥,那我们这二十天就在你这里躲着吗?”

    萧麒知道逍遥门的交流大会还有这个默认规则,心底有些兴奋,思索着能否趁着交流大会的时机抢到道德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和桃花妖商量,只是如今张二和李壮在此,萧麒只能压下自己的念头。

    “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李壮摇摇头,“我不知道”

    又看看熟睡的张二,“张二应该是要睡过去的。”

    想着李壮如今修为尚浅,把他推出去也不知是福是祸,决定留下他,“我新得了一包种子,这几日先把它种了,你要是没什么打算的话,不如帮我种?”

    “好啊好啊!”有事情做又不用担心有杀身之祸的李壮很是积极。

    “萧大哥从哪里来的种子?我本来也想买种子却又不敢去交流大会。”说到交流大会,李壮一脸的惧怕。

    “我就是刚从交流大会回来,在交流大会买的。”

    原本一脸惧怕的李壮瞬间惊叹起来,“萧大哥去交流大会了?还买了东西平安回来?”

    “对呀,没有人认识我,所以也没人杀我。”

    李壮对此说法很不认同,“不是没有人认识就不被杀的,往年有好多弟子都是因为买东西回去的路上被半路截杀的。我师兄说,敢在交流大会摆摊售卖的人,都是特别有本事,不怕别人惦记的。”

    萧麒想起白天所见摆摊的情况,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诡异。

    李壮已经十分好奇地说道,“萧大哥买的什么种子?能让我看看吗?我也想买些种子,可惜就是不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