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七章 徐药仙
    萧麒如今除了法术,什么手段都没有,可是张山的手段却是层出不穷,他心中明白此战必得速战速决,否则必败无疑。

    仔细凝视着张山的面部,萧麒暗自思索着他的弱点,他如今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弱点必是在脸上,可是在脸上哪里呢?

    萧麒明白,此次若是想赢,就得一击必中,否则张山不会给自己挣扎的机会。现在他还没有出手,肯定是想保留法力将自己耗死,

    可是究竟是脸上哪里才是他的弱点呢?萧麒开始一次次的试探

    眼睛,耳朵,嘴巴,这些地方萧麒都试过了,却无一处是他过分在意的。那么只剩下脸颊了,萧麒试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太阳穴。

    太阳穴是人的死穴,若是刺中,必死无疑。萧麒有些迟疑,突然想起玄锦那日神色傲然,说的那句修行本就是与天相争!

    定下神来,萧麒依仗着优秀的身法近身,在数次攻击之后,避过张山的视线,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朝着张山的太阳穴丢了一个法术。

    本以为萧麒快要耗尽法力,对于他的近身并不在意的张山没想到下一秒就被萧麒刺中太阳穴,痛楚传来,张山苦笑下,干脆说道,“我认输!”

    萧麒虽然不忍下手,可是他记得自己明明已经刺中了太阳穴,为什么张山一副没事的样子?而且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刺入太阳穴的攻击似乎都被弹了回来?

    张山冲着萧麒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拍着他的臂膀说道,“师弟,前途无量!”挥挥手走下擂台。

    没有人看到的是,张山走下擂台之后,独自一人走到一个无人的阴暗僻静处,那里有个一模一样的张山等着,张山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傀儡,微微一笑夸奖道,“做的不错。”

    挥手将傀儡收起来,这才踱步离开。

    萧麒即便是再努力,也只守住两场擂台赛,不过对此结果他很是满意。

    在擂台赛上全身而退,虽然艰难,但是也撑过三场比赛,并没有丢脸,不怕桃花妖问起。

    只是萧麒没有想到的是每场擂台赛的胜者都有奖励,萧麒一共赢了三场比赛,获得三块中品灵石。

    回到小院后萧麒就将桃花妖叫了出来,很是兴奋的说着,“夭夭,我今天赢了三场比赛。”

    桃花妖伸出手,“奖品拿来。”

    萧麒:,默默地将刚刚暖热的三颗中品灵石放在桃花妖的手心上,“夭夭,你要灵石做什么?”

    将手中的灵石掂了掂,桃花妖回道,“想想买什么,不然这些灵石你留着也是无用,还不如换些有用的灵草、丹药。”

    萧麒回道,“灵草、丹药我也不会用。”

    桃花妖白了他一眼,将灵石扔给萧麒,和灵石一起被扔过来的,还有一张折的整整齐齐记满了东西的纸。

    “记下这上面的东西,看看这几块灵石能换什么。”

    想着一共三块灵石,桃花妖无奈地说道,“能换多少就换多少吧。”

    在桃花妖的建议下,萧麒场场不落地将剩下的擂台赛看完,尽自己所能的分析每场战斗的优缺点。

    在最后几天,萧麒还跑到押注的地方押了几把,运气倒是不错,赢了十块中品灵石。

    逍遥门人毕竟有限,擂台赛不过十天就结束了。

    萧麒怀揣着十三块中品灵石,往交流大会走去。他打算去找找有没有桃花妖列出来的东西,看看自己手里这几块灵石能够换多少东西。

    本还想看看别人交易的情况,顺便再估量一下市场行情的萧麒在看到交流大会的售卖情况后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逍遥门的这些人也不知是什么脾气,竟然没有一个摊子是紧邻的,全都是东一个西一个,而且站在这个摊子边上绝对看不到别的摊子,完全就是哪里偏僻无人就在哪里摆摊。

    萧麒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正在交易中的同门,走上前去打算听听情况,就看见买东西的人像防贼似的防着自己,连和卖家讲价都顾不上,拿上东西匆匆离开,旁边的卖家一脸莫测的笑着,对于这种情况萧麒很是茫然。

    慢慢悠悠的山头散步,一路走来,见到的摊子上一般都摆着法器、功法残篇之类的,灵草很少,更不要说丹药了。

    桃花妖的单子上还要萧麒买些种子,萧麒觉得自己能不能找到卖种子的摊子都未可知。

    正在思忖着,就见旁边石头后面似乎有一个摊子,萧麒走过去,看到摊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种子,萧麒很是感兴趣地仔细查看着。

    老板捋着下巴上的胡子问道,“你是新来的?”

    萧麒点头,老板这才说道,“我一猜就是,要知道这逍遥门中,我徐药仙的名头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又一脸嫌弃的看着茫然的萧麒,继续说道,“也就你这种新来的,才不知道我的名头。”

    萧麒拱拱手,“原来您就是徐药仙,我听师兄说起过您。”

    徐药仙的脸立刻变得僵硬,硬着头皮说道,“是是吗?你师弟他都说我什么了?”

    “他说让我买种子的话只管找您,到时候报上师父的名号,您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定会照顾小辈,说不定还能免费送我些东西。”

    徐药仙趾高气昂地将手背到身后,一脸不耐的开口,“是吗?我还不知道这逍遥门内还有能让我心甘情愿送种子的人。”

    萧麒暗忖着,难道自己猜错了?要知道这逍遥门内人数本就极少,几乎人人都认识。听这徐药仙的口气,他应该在这逍遥门内呆了许多年,和师父总该是有些交情的吧。

    “我师父是庄正真人。”

    “原来你师父是他啊,”徐药仙从怀中拿出一包包装极其精美的种子,递给萧麒,“这个你拿着,看在你师父庄正真人的份上卖给你,你给我一颗中品灵石就行了。”

    萧麒看着手中的袋子,“徐前辈,这是什么种子?”

    徐药仙怒目而视,“怎么?害怕我老人家骗你不成?要不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才不卖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