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六章 擂台赛
    转眼交流大会的时间已到,不过萧麒并没有对此过分关注。

    毕竟资产不丰,没什么空闲的灵石来买东西,或者以物换物。而且距离交流大会的时间已经很近,就算是做任务,也得不到多少东西。

    这个交流大会,对萧麒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

    桃花妖甚至还对萧麒的资产表示鄙夷,亏他还是一国太子,连根灵草都没有。

    萧麒对此不以为然,回道,“你不也是千年桃妖?不还是一穷二白?”

    桃花妖气急却又无言以对,三天没在萧麒的身前出现过,让萧麒无比后悔自己的一时嘴快。

    萧麒本以为自己不会参与这场盛事,可是在擂台赛开始的第二天,就有传讯符飞到他的面前,“萧麒师弟,明日该你上台挑战,请务必出席。”

    声音消失后传讯符便自动销毁,只留下一脸惊讶地萧麒,不明白为什么玄锦师兄还给他报了擂台赛?不是说一个山头上派出一人参赛就可以吗?难道玄锦师兄没有参赛?

    萧麒沮丧地说着,“夭夭,我明天要去打擂台赛了。”

    桃花妖在萧麒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出现在他下首的椅子上,挑眉看着他,“怎么?怕打不过?”

    “我是怕之后都不能和你聊天”

    即便知道萧麒在故意撒娇,桃花妖也还是有些吃不消。

    自从萧麒抱得佳人之后,开始时不时地撒娇,可是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桃花妖还是对他的撒娇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微红着脸转开视线,桃花妖觉得自己的花苞似乎有被催熟的迹象,最近这段时间,每次萧麒以类似这样的语气神态和自己说话,花苞便加速绽放,桃花妖有些摸不清自己这是什么情况。

    萧麒走到桃花妖身前,将神思不定的她拉进怀里,低声问道,“夭夭,你怎么了?”

    桃花妖摇摇头,埋在萧麒怀里的脸上神色茫然,没有说话。

    萧麒弯腰嗅着桃花妖身上散发的清香,满是委屈的说着,“可是我有事”

    桃花妖努力稳着自己的花苞,想要推开萧麒的怀抱,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不过就是一个擂台赛?你怕什么?我不会让你死的。”

    桃花妖每退一些,萧麒就前进一步,两人之间就像连体婴儿一般移动着。

    萧麒口中还不忘说着,“夭夭,擂台赛开始之后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抱你,你现在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桃花妖的推拒终于停了下来,不过她有些困惑,之前明明是自己觉得喜欢萧麒才来抱自己,怎么现在看着萧麒比自己还喜欢?

    萧麒来到擂台赛的时候,这里不过百来人,虽然比平日热闹许多,却也还是稀稀拉拉的人影,可见逍遥门的弟子数目是真的不多。

    逍遥门弟子贵精不贵多,没有一个是天赋差的。萧麒修行时日尚短,挑战擂主的时候可能成功,但是肯定是不能守住擂台的。

    萧麒一大早来到擂台,尽可能地分析每场战斗的形势,他如此勤奋,也不过是为了在擂台上不要输得太惨,毕竟桃花妖就在自己的头上挂着。

    台上已经进行过五场比斗之后,萧麒的名字终于响起,洪亮的声音覆盖了整个山头,“下一场,萧麒上!”

    擂台赛上台挑战的顺序是按照修为由低到高来排序的,否则实力相差悬殊,根本没有挑战的必要。

    听到自己的名字,萧麒长舒一口气,庆幸自己的排名并不算太晚。否则的话岂不是一上场就得被人踢下来?

    萧麒的对手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见萧麒走上台,皱着眉头问道,“你是今年的新弟子?”

    台下观看擂台赛的人一片哗然,新弟子就有如此实力?能够轮到第二天来比试?要知道这几年的新弟子招收都很少,往年的擂台赛在第一天就已经把新人都刷下去,今天是第三天,修行时间最短的都是入门两年的弟子。

    萧麒点点头,抬手施礼,“庄其峰萧麒,请赐教!”

    少年看着萧麒一脸的慎重,回礼说道,“立德峰张山。”

    比试开始!

    萧麒试探性地丢了两个攻击法术过去,张山不抵挡不攻击,以肉身相对没有丝毫落败,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过一下,法术打到他的身上竟像是没有反应一般。

    萧麒皱着眉头,又一连扔了数十个攻击法术过去,张山仍是没有反应。

    他站在那里神色安然,似乎笃定萧麒不能伤他一般。

    萧麒知道自己必须在法力耗尽之前找到他的短处,一击即中才能获胜,接下来的攻击便越发刁钻,脐下、指缝、关节处,能想到的弱点没有一处落下,可是没有一处攻击能让少年有分毫受损。

    萧麒有些心急,张山的前两个对手就是在他这样的安然中渐渐耗尽法力认输的,他绝不能如此。

    咬了咬牙,在密密麻麻的攻击之中夹杂了一道极不显眼的攻击,直直朝着少年的眼睛射去。

    自萧麒上台之后,纹丝不动的张山终于有了反应,一抬手将射向眼睛的那道攻击挡了下来,萧麒大喜,有弱点就好!

    攻击越发密集,然而这次的攻击却不再大范围覆盖,所有的攻击方向都是张山的头部,鼻子、嘴巴、脸颊、耳朵,没有一个地方放过。

    一时间搅得张山烦躁不已,他的护体功法也不过才练了两年时间,头部不再护体功的保护范围之内。

    护体功法不上用场,张山只能动手,只见他衣袖频甩,刹那之间,衣袖层层伸展,随着他的心意而动,在攻击到来之前,层层覆盖在头上。

    萧麒的攻击法术,在遇到布帛之后渐渐消弭

    张山的布帛也渐渐收缩,最终恢复成窄窄的衣袖。

    萧麒发完攻击之后,一边歇息着恢复法力,一边密切关注着张山的动静,本想看看他的弱点是否只在眼睛,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将那么多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一时之间,萧麒也没法判断他的弱点究竟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