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四章 近况
    想着自己若是能够修得师兄的手段,回到皇宫之后,在如此强横的实力面前,那些迂腐老臣还能有什么勇气来与父皇抗衡!

    归根究底,不过是些文人罢了,平时表现的大义凛然,轮到生死关头,不照样是贪生怕死之辈!

    可是萧麒又想到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支撑到三年之后还未可知。看向玉冠的目光无比的哀伤,双手无意识地抚摸着那抹粉红,也不知今生还能不能活到有能力保护你的时候。

    李壮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萧大哥面上遮不住的哀愁,有些无望的看着远处的天际,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声说着,“萧大哥,你怎么了?”

    萧麒回过头来,淡淡一笑,拨云见日,仿佛刚才的忧愁是他看错了似的,开口说道,“睡醒了。”

    继续教导李壮,“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被人说几句就哭鼻子?以后得胆子大些,知道吗?”

    李壮从小就是个乞儿,萧麒是第一个对他如此悉心教导的人,不由十分感激,可是想到萧麒之前说他太过莽撞,有些困惑,“可是萧大哥不是说不能太过莽撞吗?”

    “鲁莽不是说你不能大胆,而是要你更加谨慎。既有胆色,行事又不出错的人,才能算是真正有担当的大丈夫。”

    李壮虽然不是太懂,却还是点了点头,暗自记下萧麒的教导。

    “萧大哥,你看我的飞行之术练的如何?”

    听出他言语中透出的得意,萧麒直接腾空,在离地一尺的距离平稳站立,俯视着李壮,“先让你看看我的之术。”

    说完转身飞走,在李壮越来越惊叹的目光中绕着小院转了一圈,又猛然加速,悄无声息地落到他身后,开口说道,“觉得我的飞行术怎么样?”

    李壮扭头看向萧麒,嘴里兴奋的叫嚷着,“萧大哥,你真是太棒了!”

    萧麒好笑的看着他,“是吗?”

    李壮连连点头,跟在萧麒的身后走到石桌边坐下,“萧大哥你不知道,我学会飞行之术后便问了师父你们几人都在哪里,从我那个山头一路顺着找过来的。他们几个都还不会飞呢,只有萧大哥你飞的比我都好!”

    萧麒不以为然,“你也不看看你们才几岁,我都几岁了?”

    李壮很不服气,煞有介事的说着,“师父说过了,年纪越小,学起来越快。可是萧大哥你明明比我们都大,还学得比我们都好,肯定是资质极好。”

    萧麒笑着并不接话,转而问道,“他们几人如何?”

    李壮掰着手指一个个说道,“我先去看了张岩,他那个山头和他的名字特别合适,光秃秃的连根草都没有,全是石头。我去看他的时候,正好是太阳最晒的时候,那会儿他正坐在石头上打坐,整个人被晒得都黑了一层。”

    李壮幸灾乐祸地说着,“他们那个师门好像就是要吸收太阳的日照之光,越热越好。”

    说着就自己捂着肚子“咯咯”地笑了起来,缓了一会儿才说,“那么热的地方,我实在是坐不住,就去找张二了。他那个山头还好,山清水秀,就是住的地方不大好,特别简陋的一个茅草屋,里面就一张床,连张椅子都没有。张二正在床上睡觉,我怎么叫他他都不理我,最后被我叫的急了,竟然直接朝我丢了个法术,把我从他那个茅草屋里扔了出来,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那么厉害的法术。”

    萧麒暗忖,张二可是神兽饕餮,他哪里还需要学什么东西,光是传承里的那些就够厉害了。

    李壮也不需要萧麒回话,一个人就能说上好久。

    “修柏的山头虽然没有张二那里那么漂亮,不过比起张岩那里好多了。满山都是竹子,听他说好像都是他师兄种的。他师父前些时候特别喜欢竹子,便说以后拜入他门下的弟子都得先种一年的竹子。等到他拜入师门的时候,满山都是竹子,早已没有地方再种。他师父便让他砍竹子搭个竹屋,这会儿还不知道有没有砍够。”

    萧麒暗暗觉得好笑,这逍遥门内的真人倒是性情各不相同,只是苦了他们的徒弟。

    “那你的师父呢?有没有让你做什么?”

    李壮很是得意,“我师父可好了,扔给我一本功法便再不管我,我什么都不用做。”

    萧麒:……,被放养着的徒弟还能如此高兴也是没谁了。

    起身从屋中端来茶壶,倒了杯茶,递给李壮一杯,自己倒了一杯,开口问道,“那你修炼有什么问题的话找谁?”

    “我有师兄啊,萧大哥你不知道,我听师兄们说,只有我师父收的弟子是最多的,足足有五个。”李壮伸出肉肉的手掌朝萧麒比划着。

    “萧大哥,你的师父只收了你一个人吗?”

    萧麒摇摇头,“我还有一个师兄。”

    李壮眼睛一亮,“我知道我知道,我刚才走错了地方,看到还有一个和你这个一模一样的院子,里面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看起来很厉害的人。那个就是你师兄吧。”

    萧麒垂着双眸,随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很厉害?”

    李壮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真的很厉害,我光是在远处看着都觉得害怕,难道这还不算厉害吗?”

    又伸手在脸上比划着,“他这里有一条好长的疤,可凶呢!”

    萧麒点点头,“能让你看着都害怕的人,当然厉害。”

    李壮叹息着说着,“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那么厉害。”

    萧麒心不在焉的听着他的话,心里暗忖着,小院里的到底是什么人。自己没有到过师父的院子,并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的院子一模一样。

    可是那人明显不是师傅,师父虽然穿着黑色长衫,可是向来气息内敛,看起来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庄稼人一般,绝不会让人觉得害怕。更重要的是,师父的脸上没有伤疤。

    萧麒不由想到在学识阁内出现的那四个人,他们都是着一身黑衣。只是当时太暗,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面貌,也不知是不是和他们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