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三章 付东流
    萧麒将桃花妖的脑袋压在自己胸前,压抑着满心的喜悦,用平生最温和的语气说道,“那我以后多抱抱你,好不好?”

    稍稍后退,却还是没有离开他手臂的包围,桃花妖仰头看向萧麒,很是疑惑,“可是你们人类不是只有夫妻之间才能拥抱吗?好像是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

    没想到桃花妖虽然单纯,这些规矩礼仪却是知道,明白她是真的被那些妖怪被人折磨的样子吓到了,萧麒望向她的眼中满是疼惜,抬手轻抚着她的发顶,“当然不是只有夫妻,那些关系极好的未婚男女,也是可以的。再说,我们如今在这逍遥门中,凡间的世俗规矩自然是不管的。”

    桃花妖歪头想了想,觉得萧麒的话确实很有道理。透着几分欢喜的地扑进萧麒的怀里,只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这里更能让自己觉得温暖开心的地方了。

    经历过学识阁的事情,萧麒又有匠气功法需要修习,倒也不再想着出去,很是安心地在小院内度日。

    有时遇到些修行上的问题,便叫出桃花妖问问,顺便再美名其曰为了让她开心,将她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松手。不过桃花妖也不排斥,每次都很是依恋地在他怀里呆着。

    转眼三月时间已过,就算是之前一直嚷着没有人陪的玄锦也好似忘记了萧麒的存在一般,再未在小院出现过。

    这日,萧麒照旧在石凳上坐着,刚刚将桃花谣哄骗到自己怀里,怀中散发着桃花芬芳香气的娇躯软体还没有抱够,散发着香气的女子突然没了踪影,只余下佳人匆匆在自己耳边丢下的两个音符,“有人!”

    余香犹在,佳人已失。

    萧麒气急,明明已经安静了三个月,哪个不长眼的来坏自己的好事!

    不过一会儿,空中出现一个晃晃悠悠的身影,斜斜地划过小院上空。

    院外“砰”地一声之后,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这破飞行术,如今让我在萧大哥面前丢了面子,可如何是好!”

    来人在院外踟蹰,久久不见进来。

    萧麒冷笑一声,打搅了我的好事,丢丢面子就行了?未免想的太好。冲着门外高喊一声,“进来!”

    李壮推门而入,就见萧麒黑着一张脸坐在石凳上,厉声叱问自己,“你如此莽撞前来,所为何事?”

    看见萧麒如此神态,李壮心里懊恼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早知道就飞得慢一些,也不至于落地的时候摔了跟头,如今还被萧大哥责骂。

    低着头讷讷说道,“我学会了飞行之术,想来让萧大哥看看。”

    萧麒冷笑一声,“让我看看?怕是喜不自禁前来炫耀吧。你可知今日因你鲁莽,害我练功半途中断。”

    李壮心中不以为然,不过是中断练功而已,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值得萧大哥如此生气。

    谁知接下来就听到萧麒气急败坏的一句话,“差点血气逆行!”

    李壮瞬间就白了脸,额间冷汗直冒,心中愧疚不已,立刻低声道歉,“萧大哥,对不起…”

    说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毕竟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听到萧麒被自己的鲁莽害得差点死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

    萧麒看见李壮这个样子,知道自己吓得有些过了,温声安慰道,“我没事,你不用道歉。只是你需记得,以后万不可如此莽撞。”

    李壮抽噎着连连点头。

    萧麒将他拉到自己身前,看到他哭的不能自已的模样,无声地叹了口气,胡乱擦着他脸上的泪痕,口中安慰着,“快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

    李壮点着头,只是抽泣声不曾停下。

    萧麒虽然喜欢看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可是因为身份之顾,也就这几天见过几个孩子罢了。对于诱哄孩子,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不停重复着,“别哭了,我没事…”

    一直念叨了好久,伏在自己腿上的李壮没有了动作,萧麒这才发现他已经睡了过去。

    将他抱到屋里,重新坐到石凳上,萧麒将玉冠取下,开始唠唠叨叨地和桃花妖说话。

    虽然知道李壮在这里,桃花妖肯定不会出来,不过自己说话她总能听见,可是想想好像自己都已经说了许久久,桃花妖都没有回应。

    有些不确定的萧麒赶忙问道,“夭夭,夭夭?”

    没有人回答。

    不死心的萧麒接着问道,“夭夭,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还是没有人回应,萧麒不满地瞪着手上的玉冠,瞪到眼睛都觉得有些疼了,这才失望地转开视线。

    躲在玉冠内的桃花妖本是想去修炼的,结果听到外面的萧麒轻声说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从织女牛郎的风流逸事说到天象预兆,又从天象预兆说到宫廷隐秘。桃花妖听得津津有味。

    可是听到萧麒询问自己能不能听到他说话,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桃花妖静默着没有出声。

    结果发现自己不出声之后,萧麒竟然不说话了。桃花妖傲娇地冷哼一声,你不说,我还不听了,转身就去修炼了。

    外面的萧麒正在感慨自己一腔春水付东流,轻声细语那么久竟然没有人听,就听到空中传来桃花妖的冷哼声,萧麒大喜,“夭夭,你能听到我说话是不是?”

    结果无论萧麒如何追问,只余暖风拂面,桃花妖再也没有反应。

    萧麒兴味索然地靠在石桌上,想着自家暗卫也不知到了哪里,能不能找到逍遥门?父皇知道自己进了逍遥门,是会遵守三年之约等自己回去,还是会另立太子?

    想着这些事情,刚才的闲适便一扫而光,只余满腔忧愁。

    萧麒呆愣着望向逍遥门内有别于外面,显得格外苍茫的天空,不禁想到拜师那日,玄锦带着自己翱翔于天地之间时那畅快的感觉。暗下决心,自己终有一日,定要依靠自己的能力,翱翔天地!

    萧麒虽然还没有见过自家师父的手段,可是想到玄锦师兄的飞行,就已让萧麒心慕不已。